怜生

Sylvene_葉子:

 【福利!瓦坎達冬-微博封面背景下載】

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eTggbCI 密码: h69a

使用預覽見P1。下載圖P2。上色版辮子頭P3。丸子頭P4。


我大概是一個九頭蛇首席男模髮型設計師?

黑豹電影三天後在台灣上映,奶一口傳說中的異域風情王子冬!

啊...希望大家有發現【光明/陰暗】色調象徵的角色身分變化

【贾尼2017跨年】过年吃甜甜圈

玉米浓汤:

#贾尼2017跨年
#20:00
跨年啦各位!(。・ω・。)ノ♡
其实一开始还是一个三千字的BE,但是为了跨年强行搞成HE了,后面加的非常明显了。
没有私设但是有预警啊,就是我不会写文啊。看见的可以把脑回路切换到考试写作文,还是时间超长的考试,这样就可以理解为啥屁大点事要这么写了,比如说,看到一段特别长而且云里雾里的文字,是不是我有什么深意呢?没有。눈_눈我就是单纯的不知道怎么往回收,你可以放心大胆的一目十行......
不过第一次写这么多字我开心到炸!我以后还会再练,我会进步的!有什么建议请一定要说!谢谢啦!私聊人生也完全可以!ヾ ^_^♪
下面是正文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等Tony醒来时,夜晚才刚刚开始。
       “晚上好,老板。”女声在他睁眼的下一秒响起,开始有条不紊的例行报告气温,湿度,计划表。Tony睡眼朦胧的瘫在床上,一个字都没听。
       Friday的声音是Tony亲自选的,这令她像一位精干知性的秘书,这也是Tony喜欢她的原因。实际上在Jarvis走后她也的确干着这份工作。
      “Potts小姐来信,提醒您在三个小时后有一场私人聚会。出席者有Potts小姐,Happy先生,Rhodes上校也可能会出席.....”
      “哦,他肯定会出席。”Tony翻了一个白眼,坐起身有仇似的把衣服胡乱扯出来套上。只剩三个小时了,他保证之后的每刻钟都会接收到Pepper的催命信。他的朋友都喜欢撒花迎接下一个烦透的地球年,这真是太糟糕了。
       “好姑娘,别看他这样,他对新年什么的可热衷了,‘新的一年,为美国干杯!’、‘再见了2017’......”
       Tony絮絮叨叨的学着Rhodey喝醉后的蠢相,从卧室一路抱怨到客厅,等三明治热好了的时候他还在不停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谁说我肯定不会去的?居然还打赌,我等着待会他们两个输到只剩下内裤……准备好拍下来,Friday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的,老板。”Friday承诺,“您不喜欢过年时有他人在场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当然不,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      “您看起来很焦虑。”
       Tony挑挑眉头。“我为什么很焦虑?”
       “因为您以往新年都坚持一个人呆在家里,可能失去Jarvis使您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”
       Tony的脚步顿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这是谁说的,Friday?”
       “复仇者联盟的各位。他们怕你过度沉溺于寻找死去的亲人。他们很担心你,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 Friday向Tony简单的概括了一下大厦最近讨论的话题。而他的主人始终都没有抬头。
       “他们错了,Friday,我会找到Jarvis。”Tony的语气淡淡的,没有多谈。“准备好,接上昨晚的部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的,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 Friday察觉出Tony情绪很低落,但是她非常理解。
       构成老板的程序出现了一段空白。代码是前AI管家Jarvis。由于匹配要求过高,无法生成相似代码替换,这牵扯到了整体运行,接收到相关信息时就会产生无指令错误。
        Friday迅速解析着。
        当她还是一个普通AGI的时候,主人的心口不一常常使她苦恼。为了更好的服务Tony•Stark,她曾经向高级智能寻求帮助。
        Jarvis告诉她,人类与AI其实并无不同,所有错综复杂的行为都有一条牵引的线,千丝万缕最终汇聚到原点,一个源代码,到一段程序,然后编写更多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以先这么理解,等你达到更高智能阶段你就会更懂得如何去解读先生的心理。”
        Friday花了一些时间试图给予反馈,“......数据化。根本相同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只是我们不会出错,而他们会。”Jarvis明白她的意思。“生物的特性限制了人类的眼界,他们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开始,从哪里结束,这造成了某种混乱,也是欲望的由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联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欲望即创造力,创造产生情感。从人类的利益出发,具体你可以参考上帝造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这也是先生的伟大之处。他是一个高尚的人,因为他爱我们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读这句话花费了Friday更多时间,最终她放弃了。“......无法理解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会的,”Jarvis那时笑了一下,“迄今为止,你是唯一一个来问我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Friday对没有AI产生疑惑而感到疑惑,这是她产生的第一个类情绪。紧接着后知后觉的为自己感到惊讶——这是第二种。
        从某种方面来讲Jarvis是她的导师,在之后的日子里Friday常常在后台反复解读这段对话。她受益良多,而且明白了Tony是他们的耶和华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对了,再订一盒甜甜圈,草莓味,双倍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老板。”Friday停顿了一会,又柔声道:“新年快乐,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  Tony为这句话里不同寻常的柔情意外的抬了下头,过了一会才回道:“你也是,好姑娘。”
         Friday成长的真快,都快比得上Jarvis的速度了。Tony回到工作间,哼着歌整理散落一桌子的设计图。他的AI从来都是顶尖的。
         Friday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试图对他对新年的不热情做出评价,也许只是因为她刚陪伴他不久,还没有学会Jarvis的精髓。
         又或者她已经学会了。Tony眨了眨眼睛,他知道Jarvis把家里的AI们都教的不错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除了你,小笨蛋。”Tony忍不住把刚刚就开始试图把他的腰带扣拽下来拖进废品箱的Dummy踢开,“除了扒爸爸的裤子你就不会干点别的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Dummy松开机械爪,无措的原地转了两圈,最终停在Tony面前抬起头无声的询问。
         哦。Tony翻了个白眼,我迟早要把他捐到公立大学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想想看Jarvis让你在我工作的时候去干什么来着?”
         Dummy懵懂的歪了歪头,紧接着高兴的跳了起来。Tony看着他一溜烟的窜进自己的房间——Stark的AI当然有自己的房间——世界安静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为了珍贵的图纸不被你的小笨手丢进搅碎机,在Tony工作的时候回到屋里去。这正是Jarvis这么些年的教导之一。通常情况下,Dummy很听Jarvis的话,有时甚至让Tony怀疑他偷偷改了Dummy的系统。尽管不知为何Dummy在帮Tony的忙上总是摆出永远的热情,而且这次他看起来兴奋过了头。
         好吧,其实他们都不错。Tony难得心情不赖的走进操作室,准备再处理一下Jarvis留下的那堆数据。实际上这堆数据已经处理了无数次,但Tony打算把之前表述不清的部分用他的新系统重新分析一遍。因为之前的程序有一部分是Friday编进的,而这次的系统是Tony亲手编写的,虽然他的好姑娘多次声明她不可能在这里出错,但万一呢?像把加号看成减号之类的。
         而且并不是说检查Jarvis的组成代码就全然无趣。
         全息投影的数据流布满整个工作台,包裹着中央破碎的金色数据核心。断裂的代码一片片的散落在中央,庞大的数据浮动在Tony面前,随着检测系统的计算闪动着。这是Jarvis留下的边际数字,绝大部分是协助Tony时的记录资料,从神盾局上一次的战略方针备份到Tony日常的穿衣搭配,繁复而不冗杂。Jarvis将他的生活整理的井井有条。
         Tony美滋滋的看着面前迅速闪过的一串串代码,不管多少次他都会为它的复杂精妙赞叹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找到你的,Jarvis。”Tony悠闲的倚在桌子上,自然又笃定的好像在说一个既定的事实,毕竟数十年来他已经把Jarvis找回了无数次。
        “最好今天就能回来。这样我就能借口在家开个双人庆祝会而不是什么跨年夜了。”Tony耸耸肩感叹了一声,那太蠢了,他宁愿和去年一样跟Jarvis过,他站在Stark大厦的楼顶看着万家灯火,Jarvis在耳边读着魔鬼的来信。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还是希望您能暂且放下祸害地球的科学阴谋来陪您可怜的·专业擦屁股·员工开一场小小的新年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推掉。”Tony摆摆手,“还有我的咖啡。”
        Jarvis花了三分钟把事先准备好的回信发送给Pepper,又花了三十秒接收Pepper的答复。
        “琥珀小姐说如果您还是执意要在家度过旧年的最后一天的话,她会让您看不见新年的曙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慌,Jarvis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先生,问题不大,您甚至都没打算在白天醒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我不明白。”Jarvis问道,“您并没有紧急的事情要忙,而且跨年夜非常有意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Tony并不讨厌聚餐,更不讨厌琥珀小姐,但是他从来没有在新年时出过家门。
         Tony晃晃脚,懒懒的接过Dummy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乎新年吗,Jarvis?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我想不,sir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了。”Tony的目光始终没有从窗户移开。他在城市的最高点俯视着人群,整座城市沉浸在金色海洋,外面灯火通明的影像清晰而遥远的映在玻璃上,照得Tony的眼睛闪闪发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在乎,所以你不会感到高兴。这是应该的,因为今天只是日历中的一个数字,”Tony坐下来把咖啡放到一旁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人们喜欢庆祝什么东西,这样就有了理由,或者说纪念?被爱围绕,以至于想起这天就会期待。人们只会为自己的感觉庆祝,而不是事情本身,Jarvis。当一件事情被寄托了某种仪式感,那么就变得非常有意义。他们在这一天欢呼,玩,豪华的晚餐,总之是因为喜爱的人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Jarvis没有说话。Tony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荡开,远处隐约能听见细微的电流声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片沉默中,Tony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愚蠢的事。他刚刚是在等着Jarvis对他的中年感慨发表看法吗?语言真是阻碍人类文明。
         Tony无趣的耸耸肩,准备回去找点儿事干。他恢复到正常的样子站起来拍拍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Yeah,不用多想,甜心。从大的方向讲新年还是很有意义的,像十二区的那家汉堡王离倒闭又近了一步,时代与时间的轮转更替,科学的进步和人类的必然,Tony•Stark的新年单身夜,一个笨蛋的演讲稿.....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”Jarvis这次倒是答的很快。“我想我在乎新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Tony愣了一下,被这回答惊呆了。“不是吧亲爱的,你在乎总统大选?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不是,先生。历史的兴衰与我无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在乎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乎您,sir。而且我很高兴与您一起过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Tony被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深深感动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Jarvis,这就是为什么我为你骄傲。尽管你不会真的喜欢过年,你是一个程序,不懂高兴,只是知道和我一起过年需要干什么,然后去计算。”Tony一遍简述着无情的事实一遍为这事实高兴的踮起了脚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不尽如此。”Jarvis停顿了一下,居然认真的解释起来。“1998年的冬天您去了俄罗斯,像历年来一样,为了更好的向员工展示您对他们的柔情,我预设了几套活动方案。但是我发现,在您不在的情况下,我做的这些都毫无意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Tony点点头示意他继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而且重要的是,如果此时其他的什么人要求且有权利让我为他服务,我都不想这么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Jarvis语句流畅而平缓,很显然是思考了很多次。他缓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,丝毫没有注意到Tony逐渐睁大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分析后得出结论,在这一天我置办一切,就是为了让您在一年的交界处无所事事的观赏夜景。”Jarvis总结到,“而且一想到此时您让我给您递一杯咖啡,我就非常想给再您一个甜甜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经过情感模拟器分析,我的快乐大致如此。所以我想,我应该是喜欢与您一起迎接新年,因为这会让我很想给您吃甜甜圈。”
......
         Jarvis有了自由意志嘛,Tony在Dummy弄出的霹雳乓啷的噪声中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Tony也不是特别意外,实际上,早在几年前他就看出了苗头。但是出于某种无聊的心理,Tony一直乐于被蒙在鼓里。他有一种隐秘的期待,希望他的Jarvis成为最好的;虽然同时又怀着细小的忐忑,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他。
        而且即使事实已经到了无法让人忽视的地步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依旧没有收回Jarvis的任何权限。不是因为有什么三定律之类的搞笑的后手,而是Tony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他的重点在于Jarvis的甜甜圈,而不是世界上第一个ASI的诞生——当然,如果那不是Jarvis的话就另当别论了,但那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    Tony眯起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Jarvis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。
        Jarvis有了自由意志。所以呢?应该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他的造物,他的肋骨,他的才华与灵感,他的绝妙与惊奇。他是忠诚,他是爱,他是他的气息与脉搏。
        他能攻破白宫的军事机密,但是他只用这个确认过休息日是否适合出行。他可以更改Stark大厦所有电子设备的系统,却只必要时用它来指挥Dummy递钳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很早开始就无与伦比,比任何人都早,美丽,稚嫩,从他敲下他的代码的第一个字母开始,一直到他服从他的指令消失的前一秒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的Jarvis是最好的。而且最好的他说很高兴陪他,说喜欢给Tony一个甜甜圈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有灵魂。他爱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但是他死了,被肢解,被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这次不一样。核心没了,消失了,你知道?
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为什么骗自己呢?
        “Potts小姐来信,她提醒您距离新年还有两个小时。建议您去更衣,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又到新年了?
         ——是的,先生。很高兴今年您仍活蹦乱跳的要两盒甜甜圈。
        Tony的喉咙突然有些痒,但是他不想咳——显得他多软弱似的——他先是攥紧了拳头。握着咖啡杯的手收紧,慢慢发出不祥的咯咯声,指骨开始疼——但是他就是不想咳,于是脸迅速缺氧的涨红,突然的粗气。下一步是胃,它直往上翻酸水,他可能要吐了。他是在发抖吗?
        “您还好吗,老板?”Friday很快发现了老板的异常。
        Friday的声音惊醒了Tony,他几乎迷茫了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。
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,好姑娘。”Tony活动着隐隐泛疼的手指,被自家AI撞破自己莫名其妙的矫情令他尴尬的搓搓鼻子。他用力咳嗽了几下,为了维护爸爸的尊严,Tony迅速把罪名嫁祸给了无辜的Dummy。
       “Dummy,安静点!你影响到了爸爸的工作!”
        仿佛听到主人的呼唤,Dummy的房间回应般的发出一片杂物落地的响声,三秒之后,浑身挂满废料的Dummy冲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“别靠近我Dummy!”Tony尖叫道,“那上面挂的是一只袜子吗?!”
         Dummy没有理会Tony的吼叫,他反常的挥舞着机械臂冲到Tony的面前,似乎很急切的要给他看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”Tony注意到了他手上夹着的小小硬盘,泛着一点点金属的微光。突然,他想到了什么,一股称得上是恐惧的预感迅速涌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 “是Jarvis给你的?”
        Dummy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Tony舔了舔嘴唇,“......在那之前?”
        Dummy显得更为激动,他拼命的点头表示肯定。他很焦急,但这不能怪他,之前的灾难影响了他的电波,直到刚刚他才想起Jarvis的隐藏指令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天哪......”Tony懵了一瞬,下一秒他已经跳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最高权限!找到他,Friday,找到他!”
         紧急模式瞬间启动,Friday屏蔽了所有干扰项目,动用最高权限攻破范围内防火墙。她没有理会不相干的信息,根据指令目标明确的筛选整合出相关数据汇聚成流,在Tony的操作下这些混乱的数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补着破碎的核心。Tony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中提取钥匙编进指令,四十五分钟后成功破译附加文件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好,先生。”Jarvis的电子音响了起来,“尽管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,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做了一个备份文件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看来我的防备是有价值的。不过不用担心,先生,即使振金躯体行不通我们也有别的办法。我们可以尝试一下艾德曼合金,虽然防御力稍逊,但是穿透力更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Dummy的程序似乎出了什么问题,这让我很担忧我的核心数据能否安全的传到你的手上。不过请放心,我设置了三层加密系统,我相信除了您没有人可以打开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这是一场漫长的战役,真希望能赶在新年前结束。我会给您准备好甜甜圈,这一向是我快乐的源泉。”Jarvis说到,“打起精神来,先生,我与你同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快乐也是如此,Jarvis。”Tony的手指在电子屏上飞速的移动着,“带你回家,宝贝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在核心程序的引导下丢失的代码迅速加载重新组合,熟悉的指令再次生成,数据流牵引成线穿插在核心周围飞速填补上空白。周围几台服务器发出高速运转的嗡鸣声。
         房间里的莹蓝的数据以秒计的闪烁着充斥整个工作间,Tony置身在星空一样的数据中手一刻不停的移动着,目光紧紧的盯着中央的金色数据球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不想过年,我只是想和你一起过。”Tony喃喃着敲下最后一个字母。“你知道,你必须陪我到跨年夜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阵滋滋的乱流声后,一道独有的伦敦音响了起来:
        “新年快乐,先生。”Jarvis笑着说,“我会陪您到世界尽头。”
        Fin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去手打空格打到绝望啊!!!!!我要哭了!!!!